Alem

屯各种东西的地方。

【charbien】极度日常的日常


冰岛的天气有些潮湿,极北之地的砖缝里是阴冷的青苔。这并不阻碍fabien对冰岛的喜爱,他可以一整天都呆在野外的山顶上发呆,看着下面啃食青苔羊群和天际飘过的云彩。
他的恋人Charlie,在旅途中始终尽职尽责的陪伴在他身边,Charlie会在他孤身矗立在漂浮的巨大冰川前时,拉下他的厚针织围巾,吻一下他有着小胡茬儿的侧脸,并温柔的将矮一个头的他搂进怀里。
fabien固执,非常固执,这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若是一个唱段练不好,他会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甚至整整一天,饭都不去吃的,就练那一个音节。
他不服输,眸子里总是固执又顽皮的神情,像是彼得潘,像个大孩子。
这样的fabien,是Charlie的,并只属于他一人。
窗外的雨没有停的意思,热拿铁的在窗边留下两片白雾,作为舞台剧演员的平淡生活,始终没有波澜。

随笔(2

       我沉浸在他嬉闹一般的怀抱里,只一秒,待他的手搭上我的肩。我发觉像是被雷击中,他平日里不起眼的一切,突然变得如此美好。双腿夹住我的身侧,双手搂着我的肩。这片刻的温暖,还想渴望更多,更亲密的接触。
       至此一秒。
       只为他停留一秒。

思念。随笔。

       我想那人了。
       眸子晶亮,像是装着无限星空。我们素昧平生。像在年轮上旋转的流星,擦肩而过。那人微笑,抬眸,站立,行走,一举一动。
        使我生命中的一切变得黯淡无光。
        猛吸进一口冰凉的空气,更加清醒几分。
        这份美好不属于我。
       

做个群宣 这是一个可以交流古典文学古典素描和音乐剧的语c群 允许重皮 随意扩列  想不到打什么tag了 来玩随意开心最重要

《 Simon.》

      作为家中长子,应承担的责任要担住,并且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遇到的人大部分的人只会关心自己的利益。
      自私。
      贪婪。
      口无遮拦的表达自己的欲望。
      现在你只要随性去做就好。
      不会有人恨你。
      也不会有人原谅你。
      Simon。

随性。

mr robot风格
原创角色Simon的人物设定。

空气散发着庞大的不安,霓虹灯轮番闪烁,青年的面部被兜帽的阴影遮挡,他步履急促,似乎要赶往另一个什么地方去。
这人叫Simon,是个程序员,性格稳重,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如何进退。出身低学历,凭借努力渐渐上升,属于高智商反社会人格,对高科技有这一腔热情,是个工作狂,对时间安排像德国人一样苛刻,认为这是人类必要的修养。喜欢读书,对古典事物有着谜一样兴趣,绿瞳,正在蓄长发,但从发璇中央长出来的白头发真的很丑。
身体消瘦,自控力极强。有着临危不乱的清醒头脑。
好友如云。
最信任的只有Edward一人。

更加随性。
(也许是渴望一个晚安吻,Simon坐在床边,烦躁的用脚后跟敲了敲床沿。Edward翻了个白眼,将头发撩起来,别在耳后,将胡子拉碴的脸凑了过来,嘴唇压着Simon的唇,Simon轻轻哼了一声,表示愉悦般的,拉着对方躺进被子,Edward抚了一把Simon的脑袋,亲了亲对方的脖颈,告诉他,晚安。)

关于角色塑造的感慨

中庸意味着没有特点,意味着平滑,以及不会被人厌恶。
当性格得到强化,便一定会有个什么地方,是招人怨恨的。

【charbien】全员向日常甜段子(一。)

主charbien的日常
发出想开车的声音
法亚瑟全员向 对沙雕幕后的脑补
个别勿上升到真人

甜段子
1,狗粮组合
Charlie,fabien和Camille喜欢黏在一起,这是剧组人尽皆知的。因为他们三个无论是对戏,练歌,还是外出觅食看电影压马路去游乐场,三人永远是形影不离。可最近在他们的日常自拍中,Camille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看着动态中的两个大男孩笑的一脸灿烂,zaho挑了挑眉,随口问在一边举铁的Camille:“你们仨最近怎么了?终于不天天黏在一起了?”
Camille做完最后一组动作,绷直手臂又做了一组拉伸,zaho看着对方结实的肌肉,思索着今晚是不是应该拉着florent去健身房一起练胳膊,他的胸部,老天,再练的话大小快赶上她的了。
“啊你说fabien他们啊……”Camille做了第一个蹲起,答到:“嘛,男孩子们,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已经不太合群啦。”
看着Camille耸肩,zaho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假装不知道她在跟剧组里的一位英俊的伴舞先生打得火热。
喔,看人家的爱情多甜蜜,没事送送花,度度假什么的,真该让flo看看然后跟人家学学。
她家的florent,整天就知道顶着一副傻的冒泡的表情,在她排练时搁她跟前晃荡,周身散发出来的粉红色的小心心和泡泡几乎要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将两人淹没。当时的zaho女士表示,她只能尽量维持自己的硬汉形象以保持阴阳协调,对此她也很无奈。
此时的fabien正跟Charlie在一起,睡的东倒西歪,倒不是他们刻意睡在一起的,这种情况纯属是事出偶然,昨晚他们跟fabien带的乐队一起磨合,嗨到凌晨三点,消耗了大量的朗姆酒和琴弦的同时,两人也醉成两滩烂泥,Charlie直接在客厅的地毯中间躺平,半醉半醒的。之后fabien晕晕乎乎的走过来,在Charlie身上躺平,磨合结束后乐队的成员在离开前,贴心的揪起地毯的一角,盖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2,胡子
zaho:flo把胡子刮咯。
florent:qwq?
zaho:……算了。

fabien:我是不是该刮胡子了……
Charlie:别。
fabien:?
Charlie:会显得你脸超圆。
fabien:去你的。

3。mv的拍摄

拍完mv后的Charlie腰酸背痛倒不至于,但也累的够呛,而fabien,早已经放飞了自我,一身剧中梅拉贡的装扮披着亚瑟的大红皮草在绿幕跟前狂奔。zaho跟cam在讨论某个镜头的拍摄走位是否到位,而Charlie只希望两位女士找不出任何漏洞,这样就可以提前休息了。
他眨巴了眨巴眼睛,坐在一旁一脸茫然看着众人群魔乱舞,不一会florent一脸乖巧坐了过来,两人的二脸懵逼成了剧组专属的一道风景线。
也许是上帝听到了Charlie的小声祈祷,女士们对最终的影片效果满意的很。今天的工作也算是顺利完成,Charlie一脸愉悦的拿起手机,咔嚓来了一张四十五度角的标准自拍,金发小伙唇红齿白,笑的那叫一个靓丽。
fabien把皮草挂到道具架上,愉悦的走进某个换衣间脱掉了身上的戏服换上日常的卫衣,一条牛仔裤紧紧的贴着他的腿部曲线,在臀部划了一个性感的弧度。
Charlie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嗯。他什么也没看见,真的。
4。接不住梗的家伙
yamin先生是专业喜剧演员出身,擅长制造各种段子,有他在的地方没有嗨不起来这种说法,因此剧组的演员都很喜欢这位喜剧大师。通常剧组的梗有一半都是他抛出来的。而接梗的,通常是他的好闺蜜florent。只不过有时候saho会嫌弃他们沙雕就是了,但他们仍然玩得很开心,而Charlie,他只是坐在一边,笑的像个傻狍子。
不是不想接,而是他通常接不住梗,就比如说fabien有次末场,大概是玩嗨了,他居然演着演着就让梅拉贡自杀了,而他Charlie的兰斯洛特第一反应居然是冲上去阻拦。如果没记错他还大吼了一声”不“来着?
也许是太入戏,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长着fabien脸的大反派带着绝望且痛苦的表情自杀时,给他带来的感觉,只有心绞痛。
这是兰斯洛特的意愿吗?还是他的本能?
Charlie想着,脸被zaho揉揉捏捏。
总之那天晚上,Charlie还是一脸不爽的把fabien操到眼角通红,让他呻吟着哭泣,绿色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一般,伏下身吻他的那一刻,Charlie的郁闷和不安才消了点,舞台上梅拉贡的死亡,另他感到一种迷之毛骨悚然。看看跟前的fabien,依旧一副摇滚青年打扮,笑起来苹果肌鼓鼓的,深绿色的眸子里是令人意外的单纯。这个看似不良的人,实际上却温柔的要命,有时甚至还有点傻兮兮的可爱。
趁zaho松手的功夫,Charlie飞速的凑到fabien跟前,嘬了他的嘴唇一口,fabien愣了三秒,当即笑吟吟的吻了回去,这次他加深了这个吻。而Charlie,只是在后悔不该挑战fabien的节操。
不过这样感觉也不错。

不再是个病人。

北方的风来了,带来的雨洗刷着整个城镇,气温的下降标示着秋天的来临。我们都知道。秋天过后,紧跟着的,又是一个刺骨的冬季。最后会发生什么?无非是一年又结束了,那闷了一个冬季,被雪覆盖着的芽儿迟早会颤抖着出头,但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在新一轮季节中走向消亡。这是注定的,事物个体的发展方向是在不断的走向灭亡。
这不是我消极的理由。
低于常人的体温使我在真正的寒冬来临前感到不安,宽大的长袖外套松垮的套在身上,耳机歪斜,在脖子上晃荡着。长衣长裤的我在人行道上成了个异类,也许只是自己这么感觉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人看得到我,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目标。
他们有值得努力方向。
他们有值得守护的人和梦想。
我真希望我也有这种东西。
我希望我能适应这里。适应光明和谐的生活。
我的疾病被我强烈的求生欲压倒。但在阴霾之外的世界,我发现,依然是井井有条,如最底层的意识流一般,混乱中挣扎着站立的规矩,使我兴奋,激起了我的生气。
这是我恢复的根源。
来自悬崖底部,自内心深处对制度的怨恨。
我看他们的微笑,真美好,像是午后的阳光,像是海洋上的微风,像是船头的歌声。
他们没有忧愁吗?还是感受不到?
我希望我也失去痛感。
fabien的笑容像一针麻醉剂,让我暂且忘记痛苦。

觉得自己是个废画手。基本画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勾线之后就放弃上色了。
强行charbien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