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m

屯各种东西的地方。

dio自己讲自己空余时间是会看书的
所以脑洞里掉出了这个
今天也是爱学习的老年人呢。

《贵族之血》(一)承dio

承dio
设定在打屌团赶到之前Dio因为组织内部叛变能力被抽走
因此战争没有发生,死亡也没有,乔家人决定留着Dio并对其进行观察研究。

第一人称视角。

  该死的阳光。
  该死的。
  我将自己裹在长袍里,长的过分犬牙摩擦着嘴唇内侧,蹭起的一层皮薄薄的翻卷着。略微生出一股血腥味儿来,我闭上眼睛,任由瓦尼拉艾斯的手引导着继续前行,他是我绝对忠诚的部下,因此我可以放任自己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他。反正就他的胆子,也做不出什么大的事情来。
  我的食指扣着他的指尖,人类的体温传来诡异的温度,使我想到了侮辱我dio的个混小子。
  该死,这件事我本不想提起,但很不幸,因为一次失误,我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于是被乔斯达家的男人轻易打败。之后乔斯达家的小后辈将我关押在此处,准确的说,是他住处的杂物间里,若是平常,我早就已经怒不可遏,但现在我的能力与普通低贱的人类无异,为前景着想,我便压下了怒火。观察乔斯达一家的行为,寻找突破口。
  空条贺莉,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像圣女的女人,很招人讨厌。当空条承太郎和老东西用隐者之紫将我捆起来带回去时我就开始讨厌她,当时她在我身旁蹲下,隐者之紫将我捆的很结实,想动一动手指都难,我闭着的眼睛实在懒得睁开,任她用什么湿的东西揉擦我的脸。
  人类的嗅觉告诉我,是酒,是碘酒。
  脆弱的皮肤将疼痛传递到大脑,像是无数针在刺我的脸一样。我咕哝了一句,迫不得已睁开了眼睛,看这个娘们儿究竟在做什么。
  在我的目光与她的交接的那一刻,我竟感到胃里翻江倒海的难过,胸腔里空空落落的。但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便被打断,他的儿子,承太郎,一把将他的母亲薅起来,将她与我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开。
  我略显无力的坐在那,不是装的,我是真的没有力气,因为人类的躯体太弱了,老东西的替身又捆了我这么久,脱力是非常正常的。不过几百年没有感受过肢体的疲惫,好不容易出现了居然是在敌人面前,这未免太悲哀了些。
  牙槽的牙磨得咯吱咯吱响,我憎恶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他们也在看着我,居高临下,像是面对宠物。
唯一的女人在儿子的保护下呈现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惊慌态,        我嗤笑一声,昂起伤痕累累的脑袋看着他们,却没有做声,等待对方先开口。脊背贴着墙壁,我感到冷汗流了下来。
嘶。人类。
  “老头子,放开他。”不出我所料,承太郎的声音响起,但话的内容让我不解。
  放开我?未免太大意了些。
  老东西什么也没说,五指张开,粗壮的手腕向内一旋,紫色的荆棘松开了我的身体,我整个人瞬间不受控制的瘫下来。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我dio身上,乔纳森一家真是令人憎恶透顶,活着就还有机会复仇,就还有机会寻得上天堂的方法,我再次压制怒火。
  可当我开始在脑子里构思复仇计划时,承太郎突然冷不丁给了我一拳,很遗憾变成人类的肉体不够强壮,不够结实到承受一个一米九多的高中生的一记勾拳,我,Dio,就这么晕了过去。
  “ 我的鼻梁可能断了。”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一件事。
  再醒过来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四周是日式的装饰,我就在一块榻榻米上醒过来,面前侧卧的,是承太郎。
  出于本能,我跃起来,向后退了一步。承太郎背对着我,这时我才看到,他面对着一台电视机,我可以远远的看到模糊的画面,是一只海星,在沙地上缓缓移动。
  多年作战的经验使我迅速冷静下来,我换成蹲伏的姿态,却才发现自己的贴身衣物被更换了一遍,发生了什么?我心中警铃大作,总是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又说不上是什么地方不对。
  承太郎漫不经心回过头,看到我愣在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你的衣服。我给你换过了。它们已经破的不能穿了。”
我一下懵了。是真懵了。
  你的敌人在你昏迷的时候给你换上一身完好的衣服?是我疯了还是他疯了?昨天上午不就是他想着弄死我来着么。在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以及这么多年来与乔斯达家的争斗只是我个人发癫时的臆想时,高中生站了起来,歪着脑袋看着我,嘴里还叼着吸了一半烟。
  空条承太郎,这是我第一次好好端详他,事实上他并没有第一眼看上去的那么高,只是他的眼睛,很容易让人将视线集中在那上面从而让人忽视他的身高而造成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错觉。之前通过恩雅婆对空条这个人也有些了解,脾气爆是其一,除此之外恩雅婆便没再说出关于他的任何明显弱点。这个年纪轻轻小后生,似乎,无懈可击。这也正是他庞大气场的来源。
  “Dio.”他看向我,眯起眼睛,显出一副极度严肃的样子,说道:“我们家族与你的恩怨,该做个了结了。”
  来啊。小畜生。
  我身着他的卫衣,抱起了双臂,肩膀处被鼓起的肌肉撑得鼓鼓的。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他要是杀我,早就动手了,还会等到现在?
   不过这幅又蠢又耿直的表情,倒是很像他的曾祖父。
   都是令人恶心的。






虐的一批(捂心口
我永远爱他

【charbien】极度日常的日常


冰岛的天气有些潮湿,极北之地的砖缝里是阴冷的青苔。这并不阻碍fabien对冰岛的喜爱,他可以一整天都呆在野外的山顶上发呆,看着下面啃食青苔羊群和天际飘过的云彩。
他的恋人Charlie,在旅途中始终尽职尽责的陪伴在他身边,Charlie会在他孤身矗立在漂浮的巨大冰川前时,拉下他的厚针织围巾,吻一下他有着小胡茬儿的侧脸,并温柔的将矮一个头的他搂进怀里。
fabien固执,非常固执,这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若是一个唱段练不好,他会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甚至整整一天,饭都不去吃的,就练那一个音节。
他不服输,眸子里总是固执又顽皮的神情,像是彼得潘,像个大孩子。
这样的fabien,是Charlie的,并只属于他一人。
窗外的雨没有停的意思,热拿铁的在窗边留下两片白雾,作为舞台剧演员的平淡生活,始终没有波澜。

随笔(2

       我沉浸在他嬉闹一般的怀抱里,只一秒,待他的手搭上我的肩。我发觉像是被雷击中,他平日里不起眼的一切,突然变得如此美好。双腿夹住我的身侧,双手搂着我的肩。这片刻的温暖,还想渴望更多,更亲密的接触。
       至此一秒。
       只为他停留一秒。

思念。随笔。

       我想那人了。
       眸子晶亮,像是装着无限星空。我们素昧平生。像在年轮上旋转的流星,擦肩而过。那人微笑,抬眸,站立,行走,一举一动。
        使我生命中的一切变得黯淡无光。
        猛吸进一口冰凉的空气,更加清醒几分。
        这份美好不属于我。
       

做个群宣 这是一个可以交流古典文学古典素描和音乐剧的语c群 允许重皮 随意扩列  想不到打什么tag了 来玩随意开心最重要

《 Simon.》

      作为家中长子,应承担的责任要担住,并且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遇到的人大部分的人只会关心自己的利益。
      自私。
      贪婪。
      口无遮拦的表达自己的欲望。
      现在你只要随性去做就好。
      不会有人恨你。
      也不会有人原谅你。
      Simon。

随性。

mr robot风格
原创角色Simon的人物设定。

空气散发着庞大的不安,霓虹灯轮番闪烁,青年的面部被兜帽的阴影遮挡,他步履急促,似乎要赶往另一个什么地方去。
这人叫Simon,是个程序员,性格稳重,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如何进退。出身低学历,凭借努力渐渐上升,属于高智商反社会人格,对高科技有这一腔热情,是个工作狂,对时间安排像德国人一样苛刻,认为这是人类必要的修养。喜欢读书,对古典事物有着谜一样兴趣,绿瞳,正在蓄长发,但从发璇中央长出来的白头发真的很丑。
身体消瘦,自控力极强。有着临危不乱的清醒头脑。
好友如云。
最信任的只有Edward一人。

更加随性。
(也许是渴望一个晚安吻,Simon坐在床边,烦躁的用脚后跟敲了敲床沿。Edward翻了个白眼,将头发撩起来,别在耳后,将胡子拉碴的脸凑了过来,嘴唇压着Simon的唇,Simon轻轻哼了一声,表示愉悦般的,拉着对方躺进被子,Edward抚了一把Simon的脑袋,亲了亲对方的脖颈,告诉他,晚安。)